• 2009-04-26

    灵魂出游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arol713-logs/38502980.html

          车踏入番禺境内时,地面干得冒汗。澳门却“落雨大,水浸街”。

          雨中的她,自成一家。让我的灵魂心甘情愿地一次次出走。

          这一次还是没有机会去看看第三座桥。

          星期六下午的玫瑰堂,在做礼拜。第一次目睹。牧师满口的葡萄牙文,听得我云里雾里。唯有阿门是听懂的。相比之下,岗顶前地的圣若瑟修院及圣堂则冷清许多。总感觉教堂里的工作人员带着仁慈的笑容,如天使般美丽。议事亭前地的屈人钱,犹如关闸一样水泄不通。大陆的游客在这里狂扫洗漱用品、化妆品之类,Sasa也不甘示弱。商家见了这些大陆客,笑逐颜开。

          也许目的不同吧,我在这里一般情况下只是window shopping,3次的澳门游从未试过大包小包地过关。反倒总是把灵魂落在那游荡了好几天才回来。

          在商店看到一组明信片,5张,不太符合我的预想,就先搁那。再搜索,已经找不到。孰料邮局周末不设明信片窗口,只有集邮品。各位亲朋好友,实在对不起!

          威尼斯人,因为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小朋友,我们转了好几圈,只好原路折返。Great Hall的每一个电梯都有保安驻守着。洗手间的装修不算奢丽,但进门的落地镜和洗手间内占满了整面墙的镜,把我照晕了。

          小飞象的葡国菜,在两位妈妈的慷慨解囊之下,我和小朋友吃得可欢。no tips,good for us。餐前包烘得不错,黄油是澳大利亚出品的。茄汁意大利粉也行,而葡国鸡的那几片火腿肠实在太咸,土豆不够软,但咖哩挺好吃。

          雨天的地堡街,不够晴天的热闹,那驰名的猪扒包估计没有那么多人排队了吧?但那家鱼翅汤粉在蔡澜的极力推崇下,几位韩国人冒雨排队等位。

          从氹仔回澳门,转了一个大圈之后车到了隔壁那条路,而步行只需10分钟,选错了站点。下一次,就在格兰大酒店附近那个车站上,去黑沙滩和回澳门同样方便。同车的一位外国籍小朋友,用流利的白话和车上的每一位乘客say goodbye,可爱至极!另一位小女孩在爸爸和亲戚聊天时,插了一句话:公公和婆婆经常去新世纪赌(钱)。

          澳门遍地的赌场,让所有成年人随时随地可赌,在赌场工作,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。也许每天的say hi变成了,今日你赌咗未啊?

          五个词:小绵羊,碎石街道,误入仙境,青苔,急转弯。

    (P.S.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——《东邪西毒》)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