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9-02

    夕阳静穆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arol713-logs/45718682.html

          宿舍上不了网,只能用记事本来写日记。怀念记事本的平白。主题是夕阳·静穆。        

          夕阳究竟几度?我望着天空自问。即便西沉了,它的热度还是不可忽视,威力在持续——七点过后,这个城市仍然燥热。江边的视野开阔到可以一直看着那个大大的红红的蛋黄看到七点。

          处暑以后,清晨是凉爽的,傍晚是温热的。某人纠正了我的“早晚温差大”,其实早晚温差一点也不大,这是一个极其荒谬的措辞。关于这些common senses,我一直没有去留意它们的正确性。难道这是在教育的引导下形成的吗?

          爱枣,在昨天陨落了。翻墙去看了它的遗容,很多枣民为此刻的翻墙留下了历史的遗迹。今天,爱枣发了一份公告,幸好不是讣告。集体痛经,老大大出血被及时抢救过来,其他相关人员排除了宫外孕的可能。痛经会传染的,没有爱枣的早晨,我的胃开始痉挛,早餐也失去了原有的味道。我们齐齐穿着老衲奋力促销地爱枣服,为她的新生储存最炽热的关怀吧!

          秋是静穆的。她在静穆中,宣扬着生命的伟大。在各大中小学校齐齐开学时,她休学了。或许两岁多的爱枣,会在这一个月里,走向成熟期,一个月后,或许她像载着丰收的喜悦的秋天,饱经沧桑,但无处不显现着成熟的韵味,如果她是一位女士,那应该是每一处甚至一个小小的毛孔都收藏着女人味。

          但是,即便如此,我也无法理解这样的行为。甚至会谴责。

          我以为南国的秋天,不见落叶。一大早起来,枯黄的叶子已落了一地。许校长的故居前的小径,长满了青苔,人迹罕见。青苔也是生命的寄居。连蜘蛛也在这里安家扎营了。落叶随风飘摇,绿芽渐露头角。其实,不管是落叶还是绿叶,都昭示着生命的旅程,生老病死,是有机物共有的旅程。小时候的童话里,妈妈总是对小孩说,当一个生命逝去时,属于TA的那颗星星也随之陨落。

         《The Reader》给我的震撼,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。我以为《辛德勒的名单》是最后的震撼(对不起,请原谅这小孩的“崇洋媚外”,但我谨记着历史)。汉娜的真理与正义,米歇尔·白格的理解与谴责。“如果是您,您会怎样做?”整整十八年,米歇尔·白格没有写过一封信甚至一个字给汉娜。这是不是暗示着什么?联想到我们与父辈之间的鸿沟。或许等到我们成为别人的父母时,小孩也成了如今的我们。

    (P.S.寄居蟹的故事,也许值得我们去学习。)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