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0-22

    人生访客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arol713-logs/48927259.html

          翻开一张草稿纸时,发现了这四个字:“人生访客”。许久没看过电影,昨晚就专心致志地看片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 The Visitor,国内译为《不速之客》、别名《人生访客》, 由Thomas McCarthy编导。Walter的生活本来平淡如水,在大学当经济学教授、出书都是混日子的,教学提纲年年不变。妻子早逝,儿子在伦敦,他独守两套空房子。一次偶然的会议,让他重回那封尘的纽约住所。但打开门时,却发现空置的住所里有鲜花并亮着灯。不速之客的“入侵”,开始改变Walter的下半生。

          我在优酷看时,片名旁边标注着“从人生漫长的冬眠期觉醒”。非洲鼓作为主奏乐器的音乐,值得一听。但或许只是注脚,生活的注脚。因为非洲鼓,Walter 和 Tarek 开始熟络,Walter 从冬眠期觉醒;因为非洲鼓,Tarek 被拘留被驱逐出境,Walter 和Tarek 的母亲相遇相识相别。

          影片的最后,Walter 还是孑然一身。或许某天,他会背着非洲鼓,跨越大洋的彼岸,去寻找Tarek。如果是中国编剧,或许影片的结局是,Walter 和 Mouna 在一起,进而获得绿卡,以美国公民的身份重回美国。

          想起一首歌:齐秦的《外面的世界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
              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
              天空中虽然飘着雨
              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

          还想起我的那些不速之客。轻轻地走,正如你轻轻地来。

    (P.S.阳光灿烂的时候,不应该是失意。秋酿造的不是杯具,也不是餐具。)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