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1-18

    缓慢美学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arol713-logs/56546410.html

         周末加班是一件让人不爽快的事情。但也要看你加班内容是什么。这个周末的加班,算是进一步了解这个行业。周六,和创意部的同事们讨论一个报广的画面,如何表现两个矛盾的概念。周日,横跨三个部门的7个同事一起为比稿擦擦火花,结果真的擦出了火花。直接地导致了这篇日志的诞生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慢生活主义。是主题。 
          广州的生活节奏很快,当然这不包括增城、从化等地。相比之下,珠海的生活节奏较慢,这是大部分人的看法。生活在广州的人,恨不得一天有30个小时,一小时有100分钟,吃饭的时候也盯着电脑屏幕,蹲厕所的人在打电话,订餐时直接选择ABCD套餐连考虑的时间也节省了。他们在忙什么?忙着用时间来找钱。
         在这个hi-tech的时代,所有的事情执着于追求效率、智能化,生活开始变形。人也成了异型人。
         慢城主义。源自于意大利的慢餐运动。众所周知,意大利人生活得很悠缓,一个正餐从头盘到甜点,有可能长达十小时。当M和K风靡全球时,不仅是饮食不健康,更是破坏了饮食文化。
     
         生活该如何。或许值得大家一齐探讨。拨慢时间,缓一缓,想一想,让世界更美好。当然,这并不是在提倡蜗牛式的拖拉。该快则快,该慢则慢,让生活像音乐一样,有节奏地有韵律地进行,像指挥家一样掌握自己的生活节奏。 
         再看瑜伽、普拉提、剑道、冥想、打坐,这些slow sport,是在用心灵去倾听身体对自己的呼唤,让你感觉到它与你同在。
     
         又看那些一夜情、闪电恋爱、闪电结婚。它们是否来得太快?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,让人窒息。我们是否应该慢下来,花时间去了解、欣赏、赞美彼此?
     
         慢下来,才能感受到生活的乐趣。 
         为什么缓慢的乐趣消失了呢?以前那些闲逛的人们到哪里去了?那些民谣小曲中所歌咏的漂泊的英雄,那些游荡于磨坊、风车之间,酣睡在星座之下的流浪者,他们到哪里去了?他们随着乡间小路、随着草原和林中隙地、随着大自然消失了吗?捷克的一句谚语,将他们温柔的闲暇以一个定义来比喻:悠闲的人是在凝视上帝的窗口。凝视上帝窗口 的人不无聊,他很幸福。在我们的世界里,悠闲却被扭曲为无所事事,其实两者完全不同:无所事事的人心情郁闷、觉得无聊,并且不断寻找他所缺少的动力。——米兰·昆德拉《慢》
    (P.S.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志。)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