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3-24

    我在桥上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arol713-logs/61038817.html

         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。岸边的建筑被霓虹灯装饰着,像用胭脂掩饰岁月的半老徐娘。水里的浮标闪着灯,随风摇曳,像空中的风筝总在努力尝试挣脱那根细线。车在穿梭,人在暴走。显得我是闲人一个。

         天气预报很少准确地传达信息。所谓的“阵雨”,太名副其实——仅仅那么几分钟。而“降温”也只是糊弄小孩。尽管碰了一次又一次的钉子,你还是尝试着相信它,如此完美地诠释了“屡试不爽”。

        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。匆匆的脚步,阻止了寒暄。“吃饭了吗?”变成了“论文写得怎么样了?”我们都在“赶集”,赶完读书报告,再赶毕业论文,嘴上还不闲着——责备着教务员信息过于滞后。这是轻度的焦虑。

         我遇到了一个人。他患上了重度焦虑症,以致不承认自己在倾诉,死皮赖脸地说他只是在跟我描述找工作的艰辛。就像喝醉酒的人从来都有那么一句口头禅:我没醉,我真的没醉。那我权当你是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。

         后来,我走着,又遇到了一个人。她也患上了重度焦虑症。不过,她烦躁的是(这是她的原话),要找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嫁了才能在这个大城市落脚。或许我不是外乡人,不解风情。只是我想,如果我是一个异乡人,一个仅仅高中毕业的异乡人,拿着不用交税的工资在这城市蜗居也心甘情愿。但是,前提是我已经在这城市开始我的生活。否则,我宁愿在家乡享受小城甚至县、乡、镇的冷清。我承认,我没有大抱负。即便有人曾在看完我的手相后告诉我,你事业心很强。

         那只是伪装。在我未能找到依靠之前,我需要有我的生活。甚至在我找到可依靠的人之后,我依然需要有我的生活。这个世界,不是没有了谁你就活不了,除非那个谁是你自己。记得我跟你说的那句话,爱情不是必需品。而我再次强调,我不是女性主义者,我也有我的屈服,如果你是那个值得我敬仰,甚至是我的idol,能驯养我的idol。

         迄今为止,有且只有一个这样的人。他的光芒,显得我只能用纳米来度量自己。于是,我努力改造自己,只为了更接近他,我知道这是一个浩瀚的工程。每天一点点。

         我一定要拍下你的微笑,作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

    (P.S.请不要与我讨论爱情,过去的日子说得太多让我对自己产生了厌恶之感。)

    分享到: